往事不回头,往后不将就

散文精选发表于2018-01-25 19:53:42归属于散文随笔本文已影响手机版

  编辑荐:路过我的全世界,春风,夏阳,秋雨,冬雪,抚摸过我的头,牵起过我的手,离开之时你没有回头,我没有挽留。浅笑不再安然,深情不再温柔。

  离开的时候,没有回头亦没有挽留。

  你路过停留,休整完毕,全副武装,从此别过,天涯路人。

  落寞的华灯,直直的挺着脊梁,暗黄光线微弱散落,有气无力的铺在方寸之地,你的背影拉得好长,裹紧风衣的人儿愈发身形纤瘦。寒风袭来,冻在心口,是问,谁在这寒风里相守?又是谁寒风中等候?

  春。你紧紧拉着我的手。踏着青石路,漫步花草间。红花微笑点头:他们牵了手;黄花跳跃:是哦,他们牵了手;紫花尖叫:牵手了,牵手了;绿草抚过来:他牵着你的手!蓝花哑笑:居然也会牵手。红了脸,别过头,喜悦跃心头。你说,牵你的手永不放手,看花红柳绿,踏千山万水,让它们颜色尽失,黯自神伤。花草们惊吓的捂住了耳朵。一阵春风抚来,长发飞起垂柳般欢快律动。那时,天很蓝,风很轻,花红,柳绿,水清。

  夏。骄阳炽烈,空气弯曲,花草低头,昏沉欲睡。大地呼呼的冒着热气,你为我撑着红粉伞,偶有大树避荫,你拉着我站在阴凉处,拧开冰冻水,凑近我的唇,凉意瞬间通达全身。你说再热的天也比不过对我爱的热烈,愿为我做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遮挡阳光的毒辣给我丝丝清凉,亦愿做一瓶冰冻水,滋润我的五脏六腑。即便六月阴晴不定,雷暴不断,你也愿化身保护伞时刻守在我的身旁。那个躁热的六月,再毒的太阳也敌不过碳火的情,滚烫着心房,沸腾了血液。

  秋。不懂深秋的岭南,那掉落一地的黄叶,是映衬大地的落寞,还是彰显秋阳的傲娇?你依旧拉着我的手,轻轻的,像手握棉花糖,甜的软的。天空有点灰,空气有点凉薄,花儿开始凋谢,树叶半绿半黄中慢慢掉落,本应收获的岭南没有果实累累,夹杂着萎靡,裹带着懈怠。你说,有些累呢,心有杂念呢,休息一下该有多好!是呐!同样的姿势握着同样的手,握的久了手感浅了力量轻了。你说,坐在这里等我好吗?再言,自己走可好?秋风来了,坐等中体温降下来,孤独漫步中渐迷了双眼,失了方向。那么多的路,你要去哪里?去了哪里呢?我在原地,迷茫,你的方向。秋风秋雨渐渐凉,丝丝秋凉入心房,旧是花熟花瓣落,点点残红遍地殇。我还在这里等你。

  冬。两手空了。寒冷。你已不在。下雪了,满天飞舞,是否可以拉着我的手,走到白头?寒风凛冽,瑟瑟发抖。如果可以,是否能揽着我温暖我心中的小宇宙?你不在,没有响应,没有回头。想要对你说的话,出口冻成了冰,我把这些话带回家,围在火炉边慢慢融化,自己听了个够。你不在,不曾听见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打在我身上,暖了身,却未暖进心。你不在,去温暖了城市那头。

  才知道,毒辣的阳光害怕雪的冷漠,体温的传递害怕放开的手。我在这里,你在那头。

  路过我的全世界,春风,夏阳,秋雨,冬雪,抚摸过我的头,牵起过我的手,离开之时你没有回头,我没有挽留。

  浅笑不再安然,深情不再温柔。

  来年春天,你笑意再次牵起某人的手。我在青石桥边远远眺望。

  你若安好,我便依旧。

  之后,往事不回头,往后不将就。

返回散文随笔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